-

上官宏冷哼一聲,眼裡帶著算計:“你們彆忘了,沐將軍可是大夏國的守護神呀,他征戰無數,功大於天,就是皇上也對他敬重有加,現在他包庇自己的女兒,隻怕連皇上也不好說什麼!”

上官宏話音一落,其他幾位大臣麵麵相覷。

沐將軍功高震主,已經目中無人了。

沐雲西眼神冰冷的看著上官宏:“上官大人,飯可以亂吃,話最好不要亂說,否則哪天禍從口出你都不知道。”

上官宏不在意的笑了:“本官會不會禍從口出暫且不知,但本官知道,如果今天沐將軍一定要維護你,那就不知是福是禍囉!”

“你……”沐雲西氣得咬牙,上官宏的意思很明顯,今天隻要沐將軍包庇了沐雲西,那他一定會將此事告到皇上那裡。

自古君王多猜忌,到時多疑的皇上隻怕就會懷疑沐將軍的忠心了。

沐將軍冷臉瞪著上官宏,你想告就去告,本將軍不怕。

沐將軍剛要將心裡話說出來,沐雲西急忙製止了他:“父親,今天之事是女兒帶起來的,女兒……願意受罰。”

這件事是她太輕敵了,所以才讓楊煙茹占了上風,她不能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害了父親。

所以這件事……她認栽。

“雲西,你……”

“父親。”沐雲西朝沐將軍跪了下來,“如果您不打我,那我就去官府投案,在那裡照樣會遭到刑法的。”

沐將軍眼眶有些濕潤,他豈會不知沐雲西這樣做的目的。

廖昌看著堂上的父女倆,眼裡閃過愧疚,隻能將頭埋得低低的。

上官宏幸災樂禍的聲音又響了起來:“將軍,既然秦王妃都同意了,那就開始行刑吧,有我們幾位大臣在這裡作證,以後也冇人敢亂嚼舌根,說將軍公然包庇自己的女兒。

上官宏一定要看著沐雲西被行刑,不然隻怕他們前腳剛走,後腳沐將軍就放過沐雲西了。

站在外麵的左立和秋兒很是著急,他們剛想進去護住沐雲西。

這時門外傳來了霍霖封威嚴冷酷的聲音:“誰敢打本王的王妃?”

眾人扭頭看去,隻見霍霖封緩緩從外麵走了進來,他身著大理寺卿的金邊交領黑色官服,墨發用鏤空金冠束起,中間插著一支金簪,他麵容俊美異常,深邃的眸子裡透著一份桀驁不馴,周身散發著一股與生俱來的王者之氣。

“王爺!”

秋兒和左立看到霍霖封來了,高興得差點跳起來,王爺來了,那小姐就有救了。

霍霖封瞟了眼左立和秋兒,揹著手神情威嚴走進了屋裡。

沐雲西慢慢從地上站起來,呆呆的看著霍霖封,心裡莫名的湧上一陣委屈,她以為他已經走了,冇想到他又回來了。

“老臣參見秦王殿下。”

在場的大臣都朝霍霖封行了禮。

霍霖封來到沐雲西麵前,伸手將她臉上的淚痕擦掉。

“傻瓜。”霍霖封聲音很輕,隻有沐雲西聽得見。

沐雲西鼻子一陣發酸,眼淚差點又掉了下來,她隻能不停的眨著眼睛,把眼淚眨了回去。

“王爺,你這是…….”沐將軍不知道霍霖封穿著一身官服來將軍府是何意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