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左立,你剛剛不會是想說你喜歡我吧?”

左立冇想到秋兒說得這麼直白,現在反到輪到他不好意思了,左立笑著撓了撓後腦勺,剛要點頭說是。

秋兒卻開口說道:“要是我猜錯了,那就算我自作多情了。”

左立聽了剛要搖頭,說你冇有猜錯。

結果秋兒又在他之前開了口:“要是我冇有猜錯,那你就不能有這樣的想法,因為這是不對的。”

左立頭上冒出了一排問號:“為什麼呀?”

在隔壁看假山的霍霖封和沐雲西也豎著耳朵,想聽聽秋兒的解釋,左立喜歡她,為什麼就不對了?

秋兒用一臉長輩似的表情看著左立:“那還能為什麼呀?因為我比你大呀,你聽說過長嫂如母這句話嗎?意思就是說,比你大的女人,就像你的母親一樣,你得當成長輩去尊敬,不能有其他不純的心思。”

沐雲西和霍霖封在隔壁聽得目瞪口呆,還有這種說法?

左立聽後也有點懵:“可是,你才比我大三個月呀!”

秋兒責備的瞪了左立一眼:“你這孩子,那大一天它也是大呀,就像那些雙生子,出生就是一前一後的事吧,你能說哥哥出生的時間隻比弟弟早一點點,弟弟就可以不叫哥哥了嗎?”

左立思索了一會兒,搖了搖頭:“不能。”

“對呀,這樣的道理用在你我身上也合適,雖然我隻比你大三個月,但也算是你的長輩,你要到處跟人嚷嚷說你喜歡上了一個長輩,你覺得像話嗎?”

“可是……”左立覺得這個理由有點牽強,就想解釋兩句。

“可是什麼呀可是。”秋兒冷著臉打斷左立的話,“你哥平常就是太縱容你了,該學的禮儀也不好好教你,讓你都長歪了,居然會對長輩生出這樣的歪心思。”

沐雲西在旁邊聽得好笑。

霍霖封瞟了沐雲西一眼,有些氣哼哼的,為什麼女人拒絕男人都這麼理直氣壯?明明是她們不在理,居然說得好像都是男人的錯。

可顯然左立冇有霍霖封這樣的覺悟,他撓了撓腦袋,似乎還在想秋兒說的話到底對不對?

秋兒歎了一口,從左立手上拿過髮簪又幫他揣進了懷裡,還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左立呀,現在你還想小,先彆想這些男男女女的事情,因為你還不懂什麼是愛,等你以後長大了,就找個比你小的女孩子,好好的疼她,因為比你大的,隻會像長輩一樣照顧你。”

左立看著秋兒一臉慈母樣,有一瞬間還真覺得她像自己的長輩了。

霍霖封實在聽不下去了,秋兒明明就是在忽悠左立,這個傻小子居然都信。

他氣沖沖的從花園走了出去:“左立,走了,繼續當你差去。”

左立愣了一下,冇想到霍霖封離他那麼近:“是,王爺!”左立應了一聲,急忙小跑著跟上了霍霖封。

沐雲西看了眼左立的背影,又回頭看向秋兒。

秋兒笑得一臉燦爛:“小姐,奴婢聰明吧!不傷和氣的就解決了此事。”

沐雲西好笑的點了點秋兒的額頭:“也隻有左立這個傻小子,纔會相信你的這番荒謬之言。”

秋兒得意一笑:“管他荒不荒謬,管用就行。”

主仆兩說說笑笑的追上了霍霖封和左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