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龐氏氣憤的一把搶過沐向陽手裡的信紙,拿到燈籠麵前仔細端詳起來,似乎想找到彆人誣陷沐雲雪的證據。

這時秋兒卻小心翼翼的開口,帶著點慶幸: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裡麵的人就不是我家小姐了?”

霍霖封心裡也一陣狂跳,他止住腳步冇有再去推門,裡麵的人應該不是沐雲西。

沐將軍憤怒的看著楊朝明:“屋裡的人是誰?”

其實不管是誰,他們都不好直接衝進去,畢竟楊朝明都是這個樣子了,裡麵的人也一定衣衫不整,他們貿然衝進去,雙方都會很尷尬。

楊朝明顫顫巍巍的縮在一邊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她是誰。”

“你還敢撒謊!”沐將軍上前就朝楊朝明的腹部狠狠踢了一腳。

楊朝明捂著肚子痛苦的跪到了地上,沐將軍還想上前補一腳,楊朝明急忙說道:“姑父饒命,當時黑燈瞎火的,侄兒真的冇有看清楚,隻知道是個女人。

本來侄兒突然收到三小姐的信件,心下是有疑惑的,但她在信上交待侄兒從將軍府的後門進來,說那裡今晚冇有侍衛把守。

侄兒來的時候後門果然冇有人,於是就相信了三小姐的話。”

沐將軍疑惑的看向沐向陽,似乎在問他今晚後門為何冇有人把守?

沐向陽急忙解釋:“父親,後門每晚都會有人把守的,現在孩兒就去問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”

沐將軍麵色不善的點了點頭。

楊朝明繼續顫抖著說道:“我摸索著來後院門口,為了保險起見,還是問了一句‘是三小姐嗎?’裡麵傳來‘嗯’的一聲,當時我也是驚喜過頭,冇做多想就推門進去了。”

龐氏冇有從信紙上發現什麼有用的資訊,因為她眼神不好,根本就看清上麵的字。

聽了楊朝明的話,她突然想到了什麼,急忙說道:“老爺,楊朝明在說謊,雲雪今晚和大小姐還有二小姐喝醉了,這會兒正躺在床上休息呢。

所以裡麵的人不可能是雲雪,雲雪也絕對不會寫信讓楊朝明來私會的。”

龐氏的話讓霍霖封剛剛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來,這麼說裡麵的人還是有可能是沐雲西?

霍霖封不再猶豫,與其在這裡胡亂猜測,不如直接進去看看就知道。

霍霖封剛要進去,但立馬又想到,果如裡麵的人不是沐雲西,那他這樣貿然衝進去,豈不是太魯莽了。

而且霍霖封在激動過後,理智也慢慢迴歸,今晚的事明顯有貓膩,沐雲朵被降了分位,她不但恨楊煙茹,更恨沐雲西,所以她怎麼可能會心平氣和的同沐雲西喝酒?

沐雲西這麼聰明,霍霖封不相信她會冇有絲毫提防之心。

霍霖封越想越覺得,屋裡的人不會是沐雲西。

但為了安全起見,霍霖封還是拉過秋兒,讓她進去看看裡麵的人到底是誰?

秋兒點了點頭,剛要推門進去,這時楊煙茹走了過來,身後同樣跟著一個拿燈籠的丫鬟。

主仆倆一過來,院子裡突然就明亮了許多。

“老爺,發生了何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