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沐雲西大吃一驚,急忙加快速度割斷手上的布帶,沐雲朵似乎察覺了沐雲西的異樣:“你在乾什麼?”

沐雲朵急忙摸索著撲過來。

沐雲西已經割斷了布帶,她在地上打了一個滾,躲開了撲過來的沐雲朵。

沐雲西急忙從空間裡拿出一顆清毒藥丸服下。

沐雲朵撲了個空,她才知道沐雲西已經解開了身後的布條,沐雲朵大吃一驚,剛要張嘴讓楊朝明快點進來幫忙。

沐雲西眼疾手快的撲上來捂住沐雲朵的嘴。

“嗚……”

沐雲朵被捂住嘴,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,她手腳並用的想推開沐雲西。

兩人在你推我搡中一起摔到了地上,這時外麵的聲音越來越近,沐雲西心急如焚,沐雲朵趁機一口咬在沐雲西的手上。

沐雲西疼得差點尖叫起來,她死死的咬住嘴唇,用力掰開沐雲朵的嘴巴。

沐雲朵一直咬著不放,直到嘴裡有了甜腥味,她才鬆口,鬆口後的沐雲朵剛要出聲喊門外的人快點進來。

沐雲西忍著手上的劇痛,神速從空間裡拿出麻醉劑,一針打在了沐雲朵的身上。

沐雲朵忍著疼痛立馬喊人:“表……嗚……”沐雲西趕在沐雲朵出聲前急忙捂住了她的嘴。

沐雲朵掙紮幾下就暈過去了。

這時門外傳來一個男人欣喜又激動的聲音:“三小姐?”

沐雲西大吃一驚,來人是楊朝明!沐雲朵居然想讓楊朝明來玷汙沐雲西。

沐雲西眼裡透著憤怒,沐雲朵,既然你不仁,就彆怪我無義!

沐雲西急忙解開自己的衣裳,又去扒沐雲朵的衣裳。

這時門外又傳來楊朝明急切的聲音:“三小姐,你在裡麵嗎?我進來囉?”

沐雲西手忙腳亂的穿上沐雲朵的衣服,輕輕“嗯”了一聲,就急忙翻窗跳了出去。

沐雲西剛跳出來,就聽到屋裡傳來楊朝明嘿嘿的笑聲,不一會兒就傳來了楊朝明粗重的喘息聲。

沐雲西冷笑一聲,剛要離開,這時身後突然傳來楊煙茹的輕喊聲:“雲朵?”

沐雲西身體一僵,躬著身體半蹲在窗戶下麵,一時不敢回頭。

楊煙茹快步走了過來,身後跟著一個拿燈籠的丫鬟,沐雲西急忙將淩亂的頭髮扯了遮住臉,又用寬大的袖子遮住臉後轉了過來。

因為天太黑,燈籠的燈光又暗,而且沐雲西和沐雲朵的體型幾乎一樣,姐妹倆的眼睛也出奇的相似,所以楊煙茹看到沐雲西身上的粉色衣裳,就以為蹲在窗戶下的人是沐雲朵。

楊煙茹剛要說話,沐雲西急忙做了個噓的手勢,指了指窗戶又指了指外麵,示意她們到外麵說話

楊煙茹藉著燈籠的微光看了眼窗戶,也聽到了裡麵的喘息聲。

楊煙茹挑了挑眉,嘴角勾起明顯的笑意,她立馬吩咐後麵的丫鬟:“快去通知老爺,說龐夫人的後院有動靜。”

“是。”丫鬟提著燈籠就跑了。

沐雲西眼神變得冰冷,楊煙茹,希望你不要後悔自己的決定。

楊煙茹絲毫冇有懷疑沐雲西的身份,從懷裡拿出一個火引子點燃:“雲朵,我們快走。”

“嗯。”沐雲西點了點頭,低著頭跟在楊煙茹後麵,大步走出了龐氏的院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