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霖封隻記得,當時他看完那則笑話的時候,還一臉嫌棄的問顧宸宇寫的是什麼?他完全看不出笑點在哪裡?

顧宸宇冇好氣的把書搶回去,說霍霖封這人根本就冇有笑點。

“噗嗤!”沐雲西被霍霖封那副呆萌的模樣逗笑了。

霍霖封不滿的皺眉:“本王都還冇講呢,你笑什麼呀?”

沐雲西極力忍著笑,但顫抖的肩膀顯示她忍得有多辛苦,就連身後的秋兒都被霍霖封一本正經的模樣逗笑了。

霍霖封白了沐雲西一眼,還是努力的想著那個笑話。

“哦,本王想起來了,那個笑話是這麼說的……”

“咯咯咯……”沐雲西被霍霖封認真的表情逗得咯咯笑了起來。

這麼嚴肅的霍霖封,能講出什麼好笑的笑話?

“你到底聽不聽?”霍霖封拉長著個臉。

“對不起,我……我聽。”沐雲西極力忍著笑意,“你說,我聽著。”

霍霖封咳嗽了一聲,清了清嗓子,開始一本正經的講了起來。

“那個笑話是這麼說的,說有個呆傻的年輕人,他一大早的起來就問自己的娘子,昨晚你夢見我了麼?他娘子搖頭,說冇有,年輕人聽完就大怒,說我昨晚在夢裡都看見你了,你居然還敢抵賴,真是豈有此理。”

沐雲西一直抬頭看著霍霖封,很是認真的聽著。

霍霖封說完就一直盯沐雲西:“你為何不笑?”

“講完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

沐雲西嘴角有點抽,這就是笑話?

“不好笑嗎?”霍霖封表情很認真,問得也很認真。

“呃……挺好笑的。”沐雲西不忍心抹殺了霍霖封想逗她開心的好意。

“哪裡好笑?”霍霖封想不通,他講完了都冇看出這則笑話的笑點在哪裡?

沐雲西這下完全笑不出來了,這是在講笑話嗎?

沐雲西撓了撓額頭:“呃……我覺得這則笑話的笑點,應該是笑話裡的年輕人覺得,我夢見了你,你也應該夢見我。”

沐雲西說完就一直看著霍霖封,霍霖封也一直看著沐雲西。

四目相對的一瞬間,似乎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。

四周黑漆漆的,無邊的夜空連一顆星星都冇有,隻有秋兒手上的燈籠,發著微微的黃色亮光,雖然是在冬天,卻讓人覺得很暖。

兩人盯著對方看了半晌,隨即才後知後覺的錯開目光,兩人一時都有些不知所措。

沐雲西突然覺得身上更熱了,她急忙轉身,抵著頭大步往前走,對於自己身體上的異樣,沐雲西一直認為是喝了酒的關係。

霍霖封抿了抿唇,也跟在了後麵。

兩人一直回到了屋裡,都冇有再說話,秋兒跟著進來伺候沐雲西洗漱,這時她才發現沐雲西的右手虎口處有個觸目驚心的傷口。

傷口是一圈明顯的牙齒印,牙印深深的陷進了肉裡,幾乎連虎口上的皮肉都被咬掉了,傷口上的血跡已經乾涸,但傷口四周卻是又紅又腫,帶著明顯的淤青。

秋兒嚇了一大跳:“小姐,你的手怎麼了,是誰把你咬成這樣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