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沐雲西剛要說話,霍霖封也急忙走過來,拉起沐雲西的手,當他看到沐雲西手上的傷口時,霍霖封眼神變得冰冷。

“這是沐雲朵咬的?”此刻,霍霖封真的很想一劍殺了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。

沐雲西想把手抽回來,霍霖封卻抓得緊緊的,沐雲西歎了一口氣。

“冇事的,她今晚受到的懲罰已經夠了,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。”沐雲西不想再加深她和沐雲朵之間的矛盾,讓沐將軍難受了。

霍霖封知道沐雲西心裡所想,他強壓下心裡的怒氣,吩咐秋兒去拿消炎藥酒和棉布過來。

秋兒點了點頭,小跑著出去了。

“疼嗎?”霍霖封心疼的看著沐雲西被咬得猙獰的傷口。

沐雲西想說不疼,可又覺得霍霖封會不相信,她輕輕點了點頭:“有點。”

霍霖封將沐雲西的手拉到麵前,輕輕幫她吹了吹,一股輕微的涼風吹在手上,沐雲西身體顫栗了一下,就像有股電流瞬間傳遍全身,讓她覺得酥酥麻麻的。

沐雲西心頭一驚,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?

沐雲西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莫非沐雲朵給她下的藥裡還有其他成分?可是她已經吃了清毒藥丸了呀,怎麼還會這樣?

或者是今晚她喝了酒,所以就催發了身體上的生理需求?

原主的這具身體雖然隻有二十歲,但也是個妥妥的成年人了,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也說得過去。

不管是中了藥的後遺症,還是喝了酒催發生理需求的原因,或者是兩者兼具,當沐雲西意識到自己身體上的反應後,她還是尷尬的不得了。

要是讓霍霖封知道她心裡所想,會不會笑死她?

沐雲西下意識的瞟了眼霍霖封,此時的霍霖封神情專注,有型的劍眉微微皺著,似乎有點不開心。

微薄好看的唇微微撅起,往沐雲西的手上吹著涼風。

沐雲西看得有些失神,隻覺得身上酥酥麻麻的感覺更強烈了。

霍霖封抬眼就看見沐雲西一直盯著他,而且眼神有些奇怪:“你怎麼了?”

沐雲西一下子回過神來,本來就紅的臉這會兒更紅了,眼神也有些飄忽不定:“哦,冇……冇怎麼呀。”

沐雲西在心裡狠狠的鄙視了自己一把,她這是在乾什麼呀?

一定是喝了酒的緣故,一定是。

沐雲西為自己的行為找到了恰當的理由。

這時秋兒拿著消炎藥酒進來了,沐雲西急忙將手從霍霖封手掌裡抽了出來。

霍霖封也順道接過秋兒手上的藥酒:“你下去吧,本王幫王妃擦藥。”

“不用了,就讓秋兒幫我吧。”沐雲西這會兒有點害怕和霍霖封獨處。

霍霖封一直盯著沐雲西,麵上冇什麼表情。

秋兒到是很有眼力勁兒,這個時候她怎麼可以留在這裡惹王爺煩呢。

“小姐,你知道的,奴婢的手一直都很笨,還是讓王爺幫你上藥吧。”

沐雲西瞪了秋兒一眼:“知道自己手笨就要多學嘛,你都不學怎麼會有進步?”

秋兒還想說什麼,霍霖封直接下了逐客令:“出去。”

秋兒無奈的看了沐雲西一眼,不是奴婢不想留下來,是王爺不讓呀。

“是,王爺,奴婢告退。”秋兒朝霍霖封行了個禮,就恭敬的退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