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聽沐將軍又說道:“是同仁醫館的東家南辰,他找你有事兒,說……”

“他在哪?本王去會會他。”霍霖封穿著裡衣就往門外衝。

沐雲西急忙拉住霍霖封:“你乾嘛呀?”

霍霖封牙齒咬得咯咯作響,那個混蛋,是不是隨時在盯著他,不然怎麼會在這麼關鍵的當口來打攪他的好事?

沐將軍莫名其妙的看著霍霖封,不明白這個女婿怎麼突然就那麼激動?

“父親,南辰過來是有什麼事嗎?”沐雲西回門的時候,跟南辰告了三天的假期,要不是有急事,南辰是不可能半夜三更來找她的。

沐將軍點了點頭:“他說有個急救的病人,好像是中毒了,看了周圍的幾個大夫都不見好,就想讓你去看看。”

沐雲西一聽就急了:“病人在哪裡,南辰帶來了嗎?”

“冇有,病人在同仁醫館,隻是南辰過來了,他在正廳等你。”

“那我去看看。”沐雲西說著就往外跑。

霍霖封急忙拉住沐雲西:“可是你手上還有傷呢。”

沐將軍疑惑的看向沐雲西的手:“手受傷了?怎麼傷的?”

“冇事。”沐雲西甩開霍霖封,急忙朝正廳跑去。

將軍府正廳裡。

南辰還是一身白衣勝雪,墨發也是用白玉冠高高束起,俊美的臉上一如既往的帶著如沐春風般的微笑,讓人看了心情就會不自覺的好起來。

當然,霍霖封除外。

南辰看到沐雲西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,他笑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:“雲西。”

“南辰,父親說醫館有箇中毒的病人是嗎?”

南辰點了點頭:“是的,患者似乎是胃疼,就想服用一點馬錢子止疼,但服用過後就中毒了。”

“什麼?”沐雲西大吃一驚,馬錢子可是大毒,雖然有通絡止痛的功效,但如果服用劑量超過安全範圍就會中毒,嚴重的話還會導致死亡。

這樣的病症可是一點都耽擱不得的。

“我們快走吧,哦,你等我一下,我去叫秋兒。”這是個讓秋兒學習實踐的好機會,而且如果患者需要洗胃的話,她需要秋兒的幫忙。

沐雲西剛跑出去,霍霖封也穿好衣服趕過來了。

他一看到南辰就像看見了仇人似的。

南辰看到霍霖封進來,從容不迫的朝霍霖封行了個禮:“南辰見過王爺。”

霍霖封揹著手,麵色不善的看著南辰:“南先生似乎冇聽說過一句話,凡事要量力而行,既然你自己冇本事救人,為何還將此事攬下來?”

南辰直起身子笑了笑:“在下敢接這個病人,也是因為在下有雲西這個坐堂大夫。”

“要是雲西不在你的醫館了呢?”霍霖封語氣很不好。

“可她現在還在。”南辰一如既往的笑得溫潤。

霍霖封微眯著眼睛盯著南辰,周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。

南辰並不畏懼,麵色坦然的和霍霖封對視著。

這時沐雲西急切的聲音從外麵傳來:“南辰,我們快走吧。”

門外的沐雲西已經背上了她的挎包,秋兒也精神百倍的站在了沐雲西身後,身上同樣揹著個挎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