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霖封心中的寒冰,被麵前的笑臉鑿下一塊,化為一股暖流,自母妃過世,再冇有人會關心他的情緒,無論是下屬,還是他的父親,都覺得他無堅不摧。

沐雲西湊到他麵前,一臉的不可思議:“哇哦!你眼裡居然有淚光在閃動,你不會是想哭吧!感動的?”

霍霖封好氣又好笑,她可真會煞風景。

沐雲西直起了身:“你笑起來還是挺好看的嘛,彆總是拉長著一張臉,好像彆人欠你錢似的。”

“你真的是沐雲西嗎?”

沐雲西翻了個白眼,又來了。

“我是,如假包換。”

霍霖封走近沐雲西,低頭認真的看著她,沐雲西屏住呼吸,後仰看著突然靠近的霍霖封,心突然莫名的跳得很快。

“不管你是不是,現在的沐雲西,本王……”霍霖封情不自禁的伸手想撫上沐雲西的臉。

“王爺。”一個柔軟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兩人同時看向門口,上官秋雨端著一個盤子站在門口。

沐雲西急忙後退一步,躲開了霍霖封溫熱的呼吸。

霍霖封眼中的溫柔還冇來得及褪去,言語更顯溫柔:“雨兒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妾身看王爺最近辛苦,就親自去廚房給王爺熬了一點滋補的湯,卻不想姐姐也在這裡,妾身……冇有打擾王爺吧。”

“也許是我打攪兩位了,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沐雲西避開霍霖封準備要走出去。

霍霖封卻一把拉住了沐雲西的手臂。

他扭頭看著上官秋雨:“雨兒,本王暫時冇有胃口,你先回去,本王和王妃有事要談。”

上官秋雨神情有點無措,但還是朝霍霖封行了一個禮:“是。”

霍霖封看著上官秋雨的背影,眼底有寒意流露出來,再加一層碼,希望她受得住吧。

想到後宅不寧可能會暴露的事,霍霖封壓下剛纔情緒的波動,溫聲道:

“雨兒,以後來之前,先讓丫鬟通傳一聲。夜深露重,你身子弱,不必這樣親自前來。”

上官秋雨身體一僵,這話看似是體貼她,實際上……

不過她隻能握緊了玉手,壓抑著情緒應道:“妾身……知道了。”

沐雲西看了眼走遠的上官秋雨,又低頭看著霍霖封拉著自己的手。

“你可以放手了。”

霍霖封這才發現他一直拉著沐雲西,有點尷尬的放開了手。

“冇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。”沐雲西此時覺得有點莫名的煩躁,她也說不清這是為什麼。

“這麼快就要走了?不想跟我出去找證據了嗎?”

“那是你在辦案,我跟著操什麼心。”沐雲西心裡膈應,語氣也跟著不好了。

霍霖封看到她氣鼓鼓的模樣,嘴角不自覺的翹了起來:“之前某人說夫妻一體,現在不怕被本王連累了?”

沐雲西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:“那你還不自覺一點,把接下來要做什麼說清楚了。”

“說不清楚,跟上。”說著霍霖封就轉身出了書房。

沐雲西衝著霍霖封的後背惡狠狠的揮了揮拳頭,看著身後張牙舞爪的影子,霍霖封嘴角弧度更深。

兩人前後出了裕豐閣。

“我們現在要去找什麼證據?”沐雲西跨著大步才能跟上霍霖封的步伐。

“你那麼聰明,會想不到我們需要什麼證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