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是難得,惜字如金的秦王爺也有誇人的時候。”

霍霖封偏頭看了眼沐雲西一眼,發現她走得有點微喘,霍霖封不自覺的放慢了腳步。

“正如你剛纔所說,張遠可不是省油的燈,他從宮裡回來後就立馬做了安排,不過他想到的本王豈會想不到,現在隻看我們雙方誰的動作更快。”

沐雲西認同的點了點頭:“如果張莫有他爹一半的謀略,他也不至於成為階下囚。你手下的人辦事還是很讓人放心的,現在需要你親自出馬的,是不是物色證人那裡出現問題了?”

“是的。本來我們已經找到了兩個願意出來做證的人,但張遠棋高一著,他知會了當晚在場的人,明裡暗裡的敲打他們不準出來作證,那些人怕惹事兒,最後都不願意上堂作證。”

“那你準備從誰下手呢?”

兩人在說話間已經出了秦王府的大門。

“本王自有安排,走。”霍霖封摟住沐雲西的腰就飛了出去。

“啊……”沐雲西又被嚇得一陣怪叫:“你跳之前又不吱聲!”

抱怨聲消失在了風裡。

……

一座簡陋的木屋裡,此時還有點點微弱的燈光,一個衣著樸實的年輕人還在挑燈夜讀。

當霍霖封和沐雲西出現在木屋裡的時候,年輕人嚇了一大跳,還以為自己看見鬼了,可兩人身上獨有的氣質,又實在與那夜鬼扯不上關係。

“你……你們是誰?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?”

霍霖封看著年輕人淡淡開口:“你是周明,張莫的朋友。”

年輕人吃了一驚:“你知道我?”

霍霖封並不與他多話,直接說了自己此行的目的:“之前你答應上堂作證,證明張莫親自承認殺了秦湘,但後來卻反悔了。”

周明張了張嘴卻冇有說話。

“其實你很看不上張莫的人品,但因為已經落榜兩次,你隻能違心巴結張莫,希望能利用他父親的職位某個好差事,而張莫的父親也和你說了,隻要你彆出堂作證,他就許你一個職位。”

周明驚奇的瞪大眼睛看著霍霖封,他為何知道的如此清楚?

“張遠此人老奸巨猾,眼裡容不得半點沙,你知道了他兒子的醜事,你覺得日後他會提拔你嗎?你覺得他會一直留著一個有他把柄的人在身邊嗎?”

周明嚥了一口唾沫,想到張遠警告他的話,也許是他太單純了,可如果他不聽警告,硬要出來作證,那張遠又怎麼會放過他?

沐雲西看出了周明的糾結:“其實你大可不必擔心張遠會找你麻煩,張莫殺人是板上釘釘的事,即使冇有人證,我們也能證明張莫殺了人,張遠身為朝中三品大員,兒子殺人他非但冇有做出大義滅親的表率,反而利用官威想為兒子脫罪,當今皇上聖明,豈會讓張遠胡作非為。”

周明抿著嘴唇,在思索著沐雲西的話,想到他科考的目的,不就是為了一朝為官,能為百姓做點好事嗎?

可現在,經曆了幾次挫折,他的初衷被磨滅了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