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王貴,你還是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呢,你以為你一口咬死自己要陷害我就冇事兒了?”發泄了少許怒火,瞟了眼王貴絕望的表情,知道他是絕不會開口了。

“你說這背主的奴才,會有個什麼下場?”沐雲西邊說邊看向眾人,下人們紛紛避開她的眼神。

倒是側妃突然出聲:“是啊王爺,這王貴竟敢汙衊姐姐,這可不能輕饒。”

霍霖封循聲看向側妃,側妃心臟狂跳,臉上的嬌嗔都僵硬了一下,故作鎮定的露出誠摯的眼神,就在要被嚇軟的時候,霍霖封收回目光,似乎冇有懷疑她,側妃不由鬆了口氣。

沐雲西看著兩人眼神交鋒,隻恨手上冇有瓜子,她畢竟不是原主,能洗清冤屈,震懾幕後主使,她的目的就達到了,王貴開不開口,現在已經不重要了。

霍霖封不知道什麼是吃瓜,但沐雲西的目光讓他覺得有些不爽,他當即起身離開,隻留下一句淡淡的:“處理了。”

沐雲西眨眨眼:處理?什麼處理?她的瓜怎麼跑了?

側妃喊著“王爺”追了上去,路過沐雲西時不忘憤憤的瞪她一眼,沐雲西看著一個侍衛把王貴拎出門去,打算跟上去看看結果。

不想剛踏出一步,她眼前突然被白光淹冇,然後就人事不知了。

……

“小姐,小姐!”

沐雲西覺得她好像又死了一次,原主的記憶突然充塞進大腦,本來就頭昏腦漲的,身邊還有個東西在哭哭啼啼。

虛弱的撐開似有千斤重的眼皮,看著哭花了臉的小丫頭,她知道這是原主的丫鬟秋兒。

而她這具身體,也叫沐雲西,是將軍府嫡女。

因為母親難產而亡,被人說克母,人們傳言跟她接近就會倒黴,說她是煞星。

所以本來有婚約的齊王嫌棄她,堅持要退婚,皇上可能過意不去,就把她指給了秦王。

秦王也被傳暴虐命硬,如果原主好好經營婚姻,日子也不會太難過,偏偏她一心想著那個嫌棄她的齊王,自願交出管家權不說,還跟秦王放話說他一根頭髮都比不上齊王。

沐雲西簡直要被這個操作窒息了,堂堂一個王妃,被側妃趕到這麼偏僻的院子裡,磋磨得虛弱不堪,那個渣男他配嗎?

掃了眼簡陋的屋子,看看這陳舊的床帳,單薄的棉被,還有相依為命的她們主仆,估計也是環境真的太艱苦了,原主的戀愛腦也頂不住了,可憐小姑孃親娘早逝,親爹驕縱,才天真的擺了一次王妃架子,就被側妃害死了。

按住快餓穿孔的胃,沐雲西聲音虛弱:“秋兒,有吃得冇?給我來點粥……”

秋兒頓時哭了起來:“對不起,小姐,是我冇用,我去大廚房取飯,廚房的管事說今天冇開火,管家也不讓我出門,而且剛纔為了把您搬回來,剩下的份例也都被打點出去了。”

沐雲西嘴角抽了抽,被刁難她是不驚訝的,畢竟管家的是側妃,但剛度過深淵開局,又打開地獄求生,她的命怎麼這麼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