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幾個侍衛抬著四個大箱子從外麵進來了,沐雲西疑惑的看著那些箱子。

“他們抬的是什麼?”

侍衛將箱子全都抬進了屋裡,隨後一一打開。

沐雲西驚得瞪大了眼睛,隻見四個箱子裡全是白花花的銀子。

“王爺這是什麼意思?”沐雲西很費解。

“那世子是衝著你來的,這些銀子也算是你掙的,都賞於你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沐雲西一臉的不可置信,是她聽錯了還是霍霖封說錯了,這麼多銀子,霍霖封輕輕鬆鬆就說賞給她了。

這時福管家小跑著進來了,他俯身湊到霍霖封耳邊,低聲說道:“王爺,那世子又回來了,吵吵嚷嚷的要見你,說是買錯人了。”

“告訴他,本王府就隻有那一個倒夜香的女人,他要再在門口喧嘩,就把他父親叫過來。”

“是。”福管家領命出去了。

沐雲西卻覺得霍霖封做的有點過了。

“那周伯侯世子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,你這麼坑他,是不是有點過分?”

霍霖封心中一酸,臉不由冷了下來:“王妃這是在為他打抱不平?”

“我隻是實話實說,我向來對事不對人的。”

霍霖封轉開眼掩飾一點心虛,口中解釋得很認真:“周伯侯當年為大夏國立下過汗馬功勞,皇上為了嘉獎他,給他封了侯,並特許他的子孫可以世襲他的爵位,享受他生前的殊榮。可週伯侯老來得子,對於蕭謙太過寵溺,今日之事,本王隻是想給周伯侯一個警示,不要步了張遠的後塵,養出下一個張莫。”

沐雲西卻覺得,蕭謙生性善良,為人又彬彬有禮,隻是有時候有點死腦筋,應該不會成為張莫那樣的人。

不過她也懶得和霍霖封爭辯了,這個男人做事,總有他自己的準則。

“王爺確定要把這些銀子賞給我嗎?”

“本王不是出爾反爾的人。”

秋兒倒是比沐雲西還要高興:“太好了小姐,我們終於有錢了,你可以置辦一些好看的衣裳,我們也像側妃一樣,天天去花園裡巡遊。”

秋兒話音一落,霍霖封眉頭明顯的皺了起來。

秋兒自知失言,後怕的吐了吐舌頭,縮到沐雲西後麵不敢再說話。

旁邊的左立看著精靈古怪的秋兒,抿著唇笑了笑。

沐雲西看著麵色不善的霍霖封,想到他歇在秋雨閣後的第二天,上官秋雨跑來給她請安,那趾高氣揚的樣子,讓沐雲西很是不爽。

她大手一揮:“秋兒,王爺一下子賞了我這麼多銀子,我一下子花不完,你通知下去,讓王府裡所有的下人排隊來靜雅閣領銀子,每人賞一錠。”

秋兒差點驚掉了下巴,小姐你也太敗家了吧,你知道王府有多少人嗎?

沐雲西又補充了一句:“哦,對了,秋雨閣得王爺盛寵,經常得王爺的賞賜,她們應該不稀罕我們的銀子,所以秋雨閣就不用通知了。”

秋兒頓時明白了沐雲西的用意,笑嗬嗬的領命跑了出去。

霍霖封無奈又好笑,這女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