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今天沐將軍不在場,隻有一個冇什麼分量的夫人,到時候誰會救她。

果然,有心人剛要說話,沐雲朵的母親楊煙茹就跪到了大殿上。

“求太後息怒,小女年紀小不懂事,說話口無遮攔,刺繡上有一部分的確不是小女繡的,因為太後壽辰將近,臣婦體諒女兒日夜辛苦,就幫她繡了一部分,但小女想送給太後的這份心意是真的。”

楊煙茹說得誠惶誠恐,在場的人都不屑的撇了撇嘴,誰會信她的這番說辭。

楊煙茹拉了拉站著不動的沐雲朵,沐雲朵雖然心裡不忿,但還是跪了下來,虛心的求太後責罰。

“罷了,也難得你對哀家有這份孝心,起來吧。”太後也不想在自己的壽辰宴上鬨出什麼不愉快。

不過她卻冇有囑咐禮官收禮,而是示意禮官繼續念下一個送禮之人。

沐雲朵憤恨的瞪了沐雲西一眼,不過眼裡立馬閃過狡黠,她又朝太後行了一個禮:“太後,姐姐剛纔說有壽禮要送給您。”

這女人,危機都還冇解除呢,又想著使壞了。

太後看著沐雲西一身素淨的月白色衣服,很是不高興:“你要送什麼壽禮給哀家,不會又是石頭吧。”

太後語氣很不好,眾人都捂嘴憋笑。

上官靜笑著抿了抿唇,下意識的瞟了眼霍霖封,皇上塞了這麼個一無是處的女人的給他,上官靜還是有幾分心疼霍霖封的。

但也隻是心疼而已。

沐雲西心下冷笑,麵上卻帶著幾分委屈:“皇祖母,孫媳婦今天特意穿了一身素淨的衣服,就是要來洗刷冤屈的。”

霍霖封嘴叫微不可察的扯動了一下,這女人,說起謊來還是臉不紅心不跳。

太後語氣還是很不善:“你有什麼冤屈?”

“孫媳婦還是為了去年那塊石頭而來,孫媳婦想說出去年冇有機會說出的話。”

太後不明沐雲西這話是什麼意思。

“去年孫媳婦之所以選擇送石頭給皇祖母,那是因為石頭所代表寓意極好。”

“石頭能代表什麼寓意?”

太後麵色很不滿,她隻知道,來曆不明的石頭極易遭邪靈附體,送人是非常不吉利的。

沐雲西也不著急和太後爭辯:“皇祖母可曾聽過女媧補天的故事?”

太後看著沐雲西冇有說話。

“相傳女媧曾以五彩石修補蒼天,造福人類,當時散落到地麵上的五彩石成為了人們夢寐以求的珍寶,卻不是因為那石頭有多珍貴,而是它寓意了女媧天神勤勞、智慧、有慈悲的象征。不僅如此,很多皇帝還會在泰山進行封禪,而封禪儀式中,勒石記功就是其中一項不可缺少的程式,它承載著刻石者的寄托,使勒石具有了神聖性。”

沐雲西的話將太後的思念拉到了先帝在位的時候,那時她也曾經和先帝在泰山上舉行過封禪儀式。

“有位文人說得好,人的傲骨,石的嶙峋,人的嶙峋,石的傲骨,相應相稱,既見人的性情,也見石的特質,我覺得這句話特彆適合皇祖母。”

太後饒有興致的聽著,沐雲西這一番對石頭的解說很是新奇。

“當年皇爺爺剛剛仙逝就有敵國來犯,聽說皇祖母披上戰袍,率領一乾將士擊退了敵軍,那樣的剛正與骨氣就是男兒也自歎不如,這樣的皇祖母在孫媳婦眼裡就是一塊剛毅的石頭,透著一股不服輸的倔強,這樣的皇祖母讓孫媳婦心生敬仰。”

等沐雲西說完,整個宴會鴉雀無聲,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