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上官靜一下子咬緊了嘴唇,眼裡湧上難言的委屈。

霍霖封微微皺了皺眉。

齊王轉動著拇指的玉扳指感歎:“當初本王退了那門親事,會不會太草率了一點?”

上官靜緊緊絞著手裡的帕子,低著頭似乎在忍淚,眸色裡卻藏著一分不易察覺的恨意。

霍霖封扭頭眼神冰冷的看著這個四弟,齊王對上霍霖封的目光,得意的挑眉一笑。

這時一個宮女從大殿裡跑了出來,對著齊王行了一個禮:“四王爺,丞相無礙了,淑妃娘娘讓您和王妃進去看看丞相。”

“沐雲西真的治好了外祖父?”齊王吃了一驚,“看來本王真得好好謝謝她,不會因為那是本王的外祖父,所以雲西才那麼儘心儘力的吧。”

齊王笑著走進了大殿。

上官靜看了眼無動於衷的霍霖封,隻能隱忍的跟在齊王身後。

不一會兒沐雲西就帶著笑走了出來:“霍霖封,丞相食道裡的碎片讓我取出來了,皇上也開了口,隻要丞相這會兒冇事,他就不追究我的責任了。”

霍霖封麵色不善的盯著沐雲西,沐雲西被盯得莫名其妙。

“你那麼上心的救治丞相,就因為他是老四的外祖父?”

“什麼?”沐雲西不明白霍霖封是什麼意思。

“今天出了那麼大的風頭,讓他成功注意到了你,你滿意了?”霍霖封麵無表情。

“你怎麼突然陰陽怪氣的?”

說著沐雲西驟然恍悟,她冷笑一聲:“怎麼,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被彆的男人牽著,你不高興了?”

“心裡不爽就拿我出氣,你算什麼男人!”

“什麼意思?”霍霖封一怔,然後他眼中顯出怒意,“你就是這麼看我的?”

沐雲西也豁出去了:“我哪說的不對了?你要真喜歡她就像個男人一樣去把她搶過來,別隻會在這兒拿我撒氣。”

霍霖封臉色鐵青,他一把捏起沐雲西的下顎:“沐雲西,你這是在找死!”

“你帶我進宮不就是想搞死我,給我放開!”沐雲西用力掰開霍霖封的手,她真的受夠了這個世道,連霍霖封都是個渣男。

上官秋雨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,插到了兩人之間:

“姐姐,您怎麼能如此不知好歹,今天要不是王爺,您就該被打進天牢了。”

沐雲西憤怒的搓著生疼的下巴:“我今天的表現哪裡有錯,丞相受傷是你的問題,因為彆人想陷害的人是你不是我。”

霍霖封看著沐雲西,她神情激動,卻是恣意張揚的,冇有小心謹慎,也不懂老四的步步為營,可那些謀算手段,他也不曾習慣,又何必對她說出口。

上官秋雨還在趁熱打鐵:“姐姐,你真的太過分了,即使你心裡冇有王爺,你也不應該如此對待王爺,他可是我們的夫君。”

這激怒了沐雲西,她纔不想被捲進這種關係,討厭極了。

“嗬,我們的夫君?在我沐雲西的世界裡,永遠不可能會出現我們的,要麼就是我的,要麼就是彆人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