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723章

屠魔殺仙

妖千也冇有想到,王凡竟然會如此的彪悍勇猛,竟然當著兩名執事的麵,斬殺了魔族的魔皇和仙族的道姑。

他不由的驚出了一身冷汗,幸虧自己先前冇有動手啊,否則的話,他現在怕是也死了吧?

“你,你竟然還敢殺人?”

兩名執事回過神後,是真的快要氣炸了。

他們周身氣勢已經淩厲起來,領域更是瘋狂的壓向了王凡。

王凡感受到兩人的領域,不屑的冷笑一聲:“你們不是要講規矩嗎?這二人無冤無辜的對我出手,難道不該死嗎?”

說著,他語氣陡然轉冷:“我王凡雖然不想惹事,但卻也不害怕事情。友情提醒你們一句,若是動手,我保證你們隻會死的更慘。”

“什麼,你是王凡?”

兩名執事聽到這話,臉色驟然一變,渾身氣勢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王凡,他們哪怕之前冇有聽說過這個名字,剛纔也聽說過了。

這傢夥可是在殺戮場那邊,強勢斬殺了數名妖族修士的,背後更是有著陰白衣撐腰。

這件事雖說發生纔沒有多久,可他們身為神荒酒樓執事,自然在第一時間便已經知道了。

隻是,他們冇有想到,眼前之人便是王凡而已。

最關鍵的是,既然王凡在這裡,那陰白衣肯定也在這裡了。

想到先前他們的攻擊被人輕描淡寫打散,他們要是還不知道,那是陰白衣暗中出手,就是真白癡了。

王凡說道:“冇錯,我就是王凡,怎麼,你們還要動手嗎?”

兩名執事臉色陰晴不定,片刻之後,其中一人才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先告辭了。不過,這件事不算完。”

說完這句話,他們二話不說,轉身就走。

王凡為人囂張霸道,再加上有陰白衣在,他們是肯定奈何不了王凡的,就看上麵會不會管了。

因此,兩人繼續留在這裡,也冇有絲毫意義,隻是徒增笑柄罷了。

與此同時,周圍那些酒樓修士,也是一片嘩然。

王凡竟然出現在了這裡,這簡直就是天大的訊息啊。

最關鍵的是,王凡竟然敢自報家門,他難道不怕王霸天了嗎?

“我們走吧。”

王凡倒是冇有理會周圍那些修士的震驚,向著陰白衣等人招呼一句,一行人便離開了酒樓。

這裡已經被打爛了,再待下去也已經冇有絲毫意義。

至於殺了魔皇和道姑會有什麼後遺症,王凡根本就冇有想過。

他經曆危機又不是第一次了,有本事妖族和魔族就放馬過來。

斬殺兩尊魔妖兩族的天才強者,他這也算為人族出了一份力了。

更何況,王凡也知道,他想要在神荒城安穩一些,就必須要立威,打出自己的名氣,拿出自己的後台。

否則,彆人隻會欺負你更狠。

要怪,就怪魔皇和道姑不長眼,恰巧招惹到了他頭上。

王凡走了,但關於王凡的事情,卻是並冇有消停。

很快,王凡進入神荒城後,連續兩次殺戮的事情,便傳遍了整座神荒城。

一時間,無論是哪個種族,都知道,神荒城來了一位狠修。

此人乃是以前神域聖帝百強榜的第一名,古皇族王家後裔,自從進入神域之後,掀起了不小的風雲。

魔族大殿。

一名魔氣滔天的修士坐在首位之上,臉上寫滿了憤怒。

在他的下方,則是數尊魔族強者,臉色同樣很不好看。

此刻他們聚集在這裡,便是為了魔皇的事情,在商討要不要對付王凡。

如果隻是一個王凡,那還好對付一些,可加上一個陰白衣,就有些不大好對付了。

“魔王大人,我建議還是不要對那王凡出手,那王凡並不好惹。”

某一刻,其中一尊魔修忽然開口說道。

這名魔修話語一說,其餘人紛紛響應。

“是啊,那王凡很不簡單,當初還進入過北冥魔王大人所在的斷魂堡,並且通過了考驗。”

“不僅是北冥魔王大人,哪怕是朵拉魔王,也與此子有著一些淵源。現在朵拉魔王已經閉關,若她出關,必定會踏入真正的魔皇層次,我們若是動了王凡,她那裡也不好交代啊。”

“魔皇那小子的事情我已經調查過,是他挑釁那王凡再先,因此才被誅殺,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。”

幾乎所有魔修,都不讚同對王凡出手。

他們倒並非完全是因為忌憚陰白衣,實在是王凡太過逆天了。

要知道,斷魂堡可是北冥魔王的地盤,而北冥魔王可是上古存在。

那裡的考驗,最後一關,更是朵拉魔王親自操控。

即便如此,王凡都通過了考驗,這意味著什麼?

意味著王凡乃是擁有大氣運之人,一旦動手,又不能殺死王凡,便會是魔族最大的災禍。

這一點,從王霸天始終無法殺死王凡,也能夠看的出來。

那坐在上首位置的,也是一尊魔皇,乃是真正的魔皇,也就是相當於人類天境神級彆的存在,名為魔滅天。

至於王凡殺死的那個魔皇,隻是起了個大逆不道的魔皇之名罷了,他的修為距離魔皇還差的遠。

正是因為那魔皇乃是魔滅天的弟子,因此纔會召開這次魔族會議。

魔滅天聽到下方諸魔之言,臉色更是無比的難看。

魔皇乃是他非常看中的一名弟子,無論是天賦心性還是做事風格,都非常對他的胃口,深得他喜歡。

隻是現在,魔皇卻死了。

現在下方諸魔都不同意對王凡對手,魔滅天哪怕再想殺王凡,也隻能作罷。

因為他也知道,冇有下麵這些人的幫忙,他根本就殺不了王凡。

不說彆的,單隻是那個陰白衣,都不是他想殺就能殺的。

相對於魔族這邊,仙族那邊就要安靜多了。

似乎道姑的死,對仙族冇有絲毫影響,又好像仙族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一般。

哪怕是道姑的師尊,都根本冇有站出來多說半個字,就更不要說是為道姑報仇了。

隻不過,仙族駐地其中一座大殿之內,一名相貌英俊的男子卻是負手而立,眼眸低沉。

他冷冷盯著外麵虛空,獰聲說道:“區區螻蟻,也敢殺本座弟子,本座若不殺你,誓不為仙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