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後來為了他這條小命,姬禾無奈讓他先留下了。

姬禾生在姬氏,天之驕女,自幼冇怎麼栽過跟頭,是以養出一身灑脫的性子。

有仇就報,有恩必還,平生最怕人哭,幾日下來,她感覺自己生生老了十歲。

如此又折騰了兩三日,才終於勉強閒下來。

除此之外,有兩件事也終於得到了證實,第一件,鳳雲逸這些年的確是在裝瘋,十年前墜英之戰前,他機緣巧合不小心窺見了部分內情,後來被皇帝知曉,他為了活命,為皇帝當了內應,成了送厲家人、鳳家人上路的劊子手。

他原本是不想認的,但是文卿帶著青滾滾去了趟刑罰營,他便什麼都交待了。

第二件,井域寒之所以針對厲宸,並非是因為探知厲家有反心,而是無意間聽到皇帝說,厲宸可能是皇帝的親骨肉,但這個“無意”如今看來,定然是皇帝有意為之了。

到院子裡挖了一罈酒,她翻身上了屋頂,塞子剛打開,便宜師傅聞著味兒就來了。

“乖……殿下,您在這兒啊。”小老頭一雙眼睛盯著她手裡的酒,難得的有些拘謹。

姬禾將酒遞給他:“特意給您留的,嚐嚐徒弟的手藝。”

莫行淵搓搓手,樂嗬嗬的接了,先嚐了一口,又喝了幾口,眯著眼睛滿足道:“得嘞,滿足,這徒弟冇白收!”

姬禾瞥他一眼:“喝了酒就要辦事兒啊。”

“怎麼……”莫行淵還她一眼:“事到如今你還想丟下那小子跑啊。”

姬禾一愣,沉默下來。

好一會兒,方纔道:“可我們,畢竟是師徒。”

莫行淵喝了一口酒,輕嗤道:“師徒名義是真是假他心裡冇數你心裡也冇數嗎?

當初你們打著收徒的名義把人家小孩兒騙進去,還欲蓋彌彰的天天在裡頭教武教武的,誰不知道其實是為了選夫侍。?

現在心也騙了,肉也吃了,你想穿衣裳不認帳?

乖徒兒,為師跟你說了多少次,做人嘛,最重要是要有良心,要講信用。

你就說你釀這個酒吧,多一天少一天的,味道就不能夠這麼醇正。”

說人呢,怎麼就說到酒上去了。

姬禾有些不解,莫行淵看著她:“你這方麵腦子不太好使,就不要再想了。

這回你聽師傅的,把該處理的事情處理好,帶他回君清大陸區,給族裡人見見,上個族譜。”

他又喝了一口酒,繼續道:“對了,抓緊時間生一窩胖娃娃,讓師傅沾沾光,享受享受天倫之樂。”

姬禾:“……”

總覺得,他有毒。

不過有句話姬禾覺得他說得不錯,她在情愛這件事上的腦子確實不太好使,從前在君清大陸娘就說她貴為公主殿下,竟然嫁不出去,為此很是發愁。

後來選夫侍,選著選著全讓她選成了徒弟。

上一世呢,又所愛非人,把自己直接給害死了。

這一世呢,好容易有人愛她,又差點被她給害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