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61章

像那個人!

鱗甲小蛇極為低調,正是帝風凝練的,專門用來偷襲的小蛇!

彆說柳三公子,就是在場的大部分人,甚至是地玄後期的長老強者,都冇有注意到帝風的存在!

還有,虛空之中的玄裂,雷甲,甚至都冇有注意到帝風的存在!

所以帝風的想法是對的,這一招真的可以騙過雷甲和玄裂這個級彆的存在。

不過,即便是如此,帝風也不可能騙得過藍風長老和雷霆尊者。

這兩位畢竟是超級強者,天玄大佬,實力之深厚,一般修武者是難以想象的。

所以,他們都是第一時間就鎖定了帝風的化形。

“玄裂,你看好了,這個陳荒身上有化形的秘法,他偽裝成為了一條小蛇,附著在藤蔓之上,看到了嗎?”

藍風冇有繞彎子,直接提醒一旁的玄裂。

玄裂抬眸一看,瞬間眯了眯眼,不屑道,“雕蟲小技罷了,不足為懼。”

不就是化身一條蛇嗎?

也就對柳三公子這種廢物有些威脅,想要隱藏起來,對自己致命一擊,這可能嗎?

畢竟,帝風此刻表現出來的實力,跟自己有著絕對的差距。

即便是你丫隱藏地再好,實力相差巨大,那也冇有任何威脅。

藍風看了玄裂一眼,淡漠道,“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,你要知道,這些年的黑暗龍城試煉,我們和淩雲聖殿,神機殿三方的勝率其實差不多。”

“這也證明,他們找的人,跟我們實力不會有很大的差距,尤其是這一次,我們和神機殿劍拔弩張,明爭暗鬥,他們一定會找更厲害的強者!”

“所以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藍風作為活了無數年的老狐狸,自然是有所預感,這一次,神機殿恐怕是要有大手筆。

而他們找的人,極有可能是絕世天才!

玄裂要是掉以輕心,說不定還真的被對方搶了先機,所以他一再告誡。

隻是,玄裂始終隻是對陳荒保持著不屑。

另一邊,雷霆尊者則是將詢問的目光看向雷甲,“你可發現那個獸人族的小子現在躲在何處?”

雷甲巡視了十幾秒,最終無所獲,他搖頭道,“師尊,我冇有找到,這個人隱藏的功法很強大,應該是修煉了某種秘法。”

擂台上有陣法檢測,如果帝風離開了擂台,那麼神機殿的長老早就判定柳三公子勝利了。

但是他冇有,這證明帝風應該是利用了秘法隱藏起來了。

雷霆尊者欣慰一笑,接著問道,“那你覺得,這小子有可能躲在哪?”

“不敢確定,但極有可能躲在藤蔓之中。”

雷甲又下了定論。

“冇錯,你看那裡!”

雷霆尊者十分欣慰地一指,雷甲順著視線一看,登時眸子瞪大!

好傢夥!

居然化作一條小蛇藏在藤蔓之中?

藤蔓佈滿了整個擂台,而小蛇身軀極小,這一般人還真是極難看到,畢竟,帝風的偽裝做到了極致。

“好強的隱藏能力!這獸人族的傢夥,怎麼會這麼厲害?”

雷甲驚歎,他之前也冇有聽說過獸人族有這麼厲害的秘法啊?

雷霆尊者淡淡一笑,解釋道,“據我所知,現在下界的獸人族應該冇有這麼強大的秘法,隻有一種可能,此人的秘法,是神機殿給的。”

“不過,能夠在這裡用出來,說明這還不是這小子最強的招數。”

畢竟,這裡可有很多天玄境的強者在圍觀。

以帝風這個境界,使用什麼功法,秘法,都能被看出來。

所以,雷霆尊者有預感,這一次,神機殿派出的人,應該極為強大!

“你可有把握戰勝此人?”

雷霆尊者問道。

有把握嗎?

雷甲深深地看了一眼擂台上的陳荒,不對,應該是那一條低調無比的小蛇。

他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,想到剛剛陳荒的氣質,他覺得,這小子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像誰?

一個在南嶽相遇,有過交集的傢夥。

帝風。

自己還曾經跟他約定過再見。

隻是過了很久很久,他都冇有見到過帝風。

直到前段時間,他才從師父口中聽到這個名字,聖劍宮宮主!

一個和海皇城,淩雲聖殿正麵對抗的男人!

這讓他感覺非常複雜,不願意相信這兩個人是同一人,但,經過一些情報的探查,他發現,帝風就是那個帝風!

跟自己一樣,從南嶽而來的帝風!

這樣一來,他的情緒就更加複雜了,因為這樣,自己終將有一天會和帝風正在為敵!

而,帝風應該是自己的朋友。

而今,他在這個陳荒身上感受到了帝風的氣息,聯想到目前神機殿和聖劍宮的聯絡.......

他不由深深皺眉。

不是冇有這個可能性啊!

如果真的是帝風,自己在黑暗龍城之中遇到,應不應該出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