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蚩淵持續的盯著黑金召喚令裡麵最隱秘角落的一部分,說起來能打開這個位置,還要靠星耀老大哥的支援。

僅憑他自己是做不到的,黑金召喚令的內部如此高級是他也想不到的,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更古時期的寶貝?

他越瞭解越覺得複雜和精巧,完全不應該存在這片大陸,哪怕這東西是上界的寶貝他也不覺得意外。

而打開這個角落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甚至還需要一點星耀老大哥身上的星石粉末,彆看這一點點粉末,太珍貴了。

蚩淵再次覺得淩霄宗的那幫人都是大傻叉,寶貝放在眼前而不自知,又一個勁的捧著那些複製出來的玩意,要不是冇有血脈契約,淩霄宗早就完蛋了。

偏偏淩霄宗的人高傲無比,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,還是個可以驚天動地的大西瓜。

他們還好意思說自己的血脈契約,還是新主子裡麵,這麼幾天時間,就已經讓血脈契約扭轉度達到了百分之五十三,已經超過一半了。

他心裡是有數的,隻要超過一半,那就要不了多久,這個數字就會快速攀升,直到勝利!

蚩淵繼續盯著令牌裡麵的情況,而星耀看著黑金召喚令的核心位置,嘴角露出了莫名的笑容。

哼,這東西偽裝的還挺像一回事的,真以為能瞞過他?

開玩笑,當然也隻有他這樣的屬效能判定一二,但現在還不能最終確定。

如果可以確定的話,那可是不得了的存在,但現在能量這麼低,情況還有些複雜,總的來說對小主人是有好處的,他便默認很多情況的出現,否則的話嘿嘿嘿……

不知道是不是被這個笑容給嚇到了,“……”

黑金令的核心位置竟然瑟瑟發抖了一下,哎呦我的媽好可怕呀!

這種波動極其輕微,壓根就像是風過無痕,沁慧在安排其他事情,都冇注意這個情況。

但有星耀坐鎮,沁慧還是很放心的。

事實上星耀確實厲害,所以不管是蚩淵,還是那個核心部位的什麼都老老實實的。

冇辦法啊,跟其他人還能抖一抖裝一裝,但在星耀麵前,絕對的屬性壓製半點勝算都冇有,說起來都是淚啊。

現在是把力氣都用在怎麼將淩霄宗血脈契約扭轉的關鍵階段,之前將所有來的人都收拾完了,已經出現了量變到質變的改變,隻是要徹底扭轉屬性,還需要一點時間來完善。

而現在最難的部位,基本卡在了淩霄宗宗主這一塊,隻要將他搞定了,其他人的速度會非常快,讓整個淩霄宗臣服的時間越來越近了,很是期待啊!

沁慧這邊還在跟太祖師尊這裡商議對策,現在有了渾水摸魚自斷臂膀的更好計劃,他們將訊息直接放了出去,看著遠去的訊息,沁慧笑的很開心,牙齒上都有鋥亮的光澤。

這笑容若是被淩霄宗的人看見了,指定嚇得瑟瑟發抖,哎呀媽媽呀,好可怕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