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凡靜靜的聽著。

百香宮主的聲音不斷響起,“在他的殘靈消散前,告訴我這些年來為了躲避震宗的追殺,還有仇家的追殺,一直隱居在太古魔山之中不敢出來,更是在其中開辟了一座洞府,他生前的一切,都留在了那裡。之所以會隕落,不是被震宗還有仇家找到了,而是長期忍受魔氣的侵襲,哪怕是極境永恒,也不可能安然無恙,他的永恒之身,根基到意識,全都被不可逆的腐蝕。”

趙凡點了點頭。

冇等他開口表達什麼。

百香宮主望著趙凡,神色前所未有的認真,“造化,等進入了我父的洞府之後,他的所有寶物,我都可以不要。”

“但是,有一個盒子,必須隻能是我的,也正是那東西,讓他背上了背叛宗門之名,更是樹立了惹不起的仇敵。他當時說過,要麼我有極境劫器的代步載物,要麼等我踏入不滅永恒後達到半步極境,方可前往洞府去取此物!”

“奈何我天賦有限,達到半步不滅後,就難以寸進,遙遙無期……”

“直到你的出現,我終於看到了希望。”

“而且,從接觸魔氣,到離開,不能超過三天時間,否則魔氣就無法驅除,再怎麼壓製也會一直存在於體內,慢慢的被蠶食直到隕落。”

說完這些。

百香宮主的視線,便停留在了趙凡的身上,冇有移開,也冇有再言語。

“好。”

趙凡點了下頭,道:“故事講的不錯,提起了我的興趣。”

“嗯。”

百香宮主點頭過後,便默默的控製著黑翔號,正式進入了太古魔山的範圍。

這一瞬間。

不論是至強永恒的趙凡,還是半步不滅的她,都感覺到了耳邊響起了一種聲音。

刺耳。

頭皮發麻。

就如同噩夢般的纏繞!

至少分出九成的注意力才能勉強抵抗,根本無法聚精會神。

“這是什麼聲音?”

趙凡麵色一變。

“魔音。”

百香宮主捂著隱隱像是裂開的額頭,“在太古魔山的範圍中,不論是代步載物內,還是洞天世界中,都無法隔絕魔音,它能滲透一切障礙,所以要時刻保持清醒,一旦心神失守,意識便會淪陷在幻境中瘋掉!”

趙凡點頭,他也感到腦袋像是在被無形的鋸齒磨擦。

極為的難受。

“太古魔山,可以分為三部分區域。”

百香宮主說道:“緩坡區,也就是外圍了,是最弱的一重魔音,然後陡坡區,那裡是二重魔音,最後是山頂的三重魔音,如果我們在山頂,以三重魔音的可怕程度,也許隻需要一瞬間,就會心神失守。”

“那你父親的洞府在哪個區域?”趙凡不禁問道。

現在已經在承受極限了。

若是陡坡區的魔音,怕是招架不住啊!

“在緩坡區的儘頭。”

百香宮主說道:“不用擔心,隻要是緩坡區,無論是邊緣還是儘頭,魔音都是一樣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趙凡托起下巴,慨歎道:“希望遺留的寶物中,有能入得了我眼的,不然對不起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啊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