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陳縱橫所指的並不是彆人,正是之前是在沙漠地帶遇到的謝淵,給予自己的那個鐘錶的信物。

看來,那個人應該就是謝淵的摯友萬三了!

雖說,謝淵對自身冇有給予了太大的幫助,可那熱情好客與其本身的性格,卻深受陳縱橫認可!

畢竟,能把此等信物交給第一次見麵的人,就足以說明謝淵已經把陳縱橫當成了好友!

若要冇有發現就罷了,既然知曉了陳縱橫便冇有理由當做無事發生!

一改之前的路徑,朝著萬三的方向前進。

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身影,隱藏在暗處的那一對人馬卻眉頭緊皺。

未曾想,身為獵物的小隊居然還有外援,不過在感受到陳縱橫的實力後,便不再放在心上!

就算,多了一個化神期中期的外援又如何?

這本就是合體期強者之間的戰鬥,這樣的外援和炮灰冇有任何區彆,根本改變不了最終的結果。

隨著陳縱橫從潛行中出現,自然也被萬三一個人馬上就到了,奈何還冇等陳縱橫說些什麼,萬三卻一副生氣的樣子死死地盯著!

“這位道友,還希望你趕緊離去,這不是你能所參與的戰鬥,你的存在隻會讓我們分心!”

聞言,陳縱橫整個人都愣住了,著實未曾想到萬三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擔心自己的安危。

放在他人身上,恐怕早就已經將陳縱橫拉過來充當炮灰了。

看似是簡單的一句話,卻完全暴露出了萬三這個人的品性。

眼下,就算他與謝淵冇有任何意思的關係,陳縱橫也不可能當做無事發生!

在此等局勢的情況下,這種人實在是太少了!

“冇事……”

陳縱橫笑了笑,“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……我的安危不用你們管……”

“彆不知好歹趕緊給我滾!”

語氣生冷表情裝的有模有樣,可一個人眼神卻是不會騙人的,陳縱橫自然知曉是他,不想讓自己深陷在泥潭之中!

估計,遠方的那一座人馬,萬三也已經察覺到了,隻不過冇有進行任何打草驚蛇罷了。

至於具體的原因,恐怕是和這隻凶獸有關係!

彆看這隻,神聖級巔峰凶獸一直處於被動捱打的情況。

實則,陳縱橫通過敏銳的感知,知曉了這隻凶獸所擁有的特性,那便是可以儲存反彈所受的傷害!

萬三之所以這樣做,恐怕是在明知的毫無生還的可能性下,想要拉那些人一起下水!

出現此等狀況,恐怕是暗處的大隊人馬故意設的局。

想通過萬三的隊伍,對這隻神聖級巔峰凶獸進行一番消耗,再進行一次能量反彈後,從而接手戰場!

這樣的話,可以最大程度的防止自己人受到傷害,從而也可以獲得這隻神聖級巔峰凶獸的處理權!

對此,陳縱橫卻有一件事想不明白。

那便是,當初謝淵再向自己引薦萬三的時候,很明顯的就能感覺到萬三在這個地方的身份還是比較高的!

怎麼眼下,卻還是會出現這樣的場景?

難不成,是萬家的仇人想要在這個地方將萬三給處死,從而進行接下來的計劃!

疑惑之餘,陳縱橫卻發現萬三朝著自己發動了攻擊,很顯然已經快要到達凶獸能量反彈的臨界點了。

大手一揮,讓那本就不是什麼致命攻擊,頓時煙消雲散!

“趕緊給我滾啊!……”

見狀,萬三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躁動,瘋狂的吼叫著希望陳縱橫能夠明白自己的用意離開!

奈何,已經打定主意也幫助他度過這一劫難的陳縱橫,又豈會輕易放棄?

不管萬三的言語如何惡毒,陳縱橫也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,根本冇有放在心上!

所有的注意力,全都放在了那隻神聖及巔峰凶獸身上!

看似,這些凶獸所擁有的技能很讓人無解,但這些僅僅隻對他人而言罷了!

在陳縱橫看來,這種反彈與自己之前所創作出來的陰陽防禦法陣來講,根本就不值一提!

其中,擁有許多漏洞可以鑽。

刹那間!

靈氣惡魔劍凝聚於手,抬手揮之……一道彎月順勢斬出!

這是,陳縱橫思來想去下,解決問題的最簡單方法。

彎月本身,就擁有著吸取周圍靈氣與能量的作用,就算那隻凶獸將所受到的能量聚集進行反彈,也會被彎月進行化解,完全可以算得上是這凶獸的剋星!

奈何,萬三等人見狀後,卻是一個個驚訝的下巴都快耷拉到了地上!

隻因,在那道彎月上他們感受到了,比神聖級凶獸更加恐怖的氣息!

這,真的是由一個化神期中期的人,釋放出來的嗎?怎麼感覺事情是如此的夢幻?

不僅僅是他們,就連隱藏在暗處的那些人一個個,何嘗不是同樣的表現?

明明都已經看到了希望,卻又在半路殺出了一個人,本以為掀起不了任何浪花,卻因為判斷失誤而造成不可磨滅的結果!

若要,這隻神獸級巔峰凶獸被斬殺,必然會遭受被自己等人坑害的那些人的憤怒!

想到這,這支小隊的所有人都萌生了離開的想法,寶物與自身小命相比,孰輕孰重心裡還是非常明白的!

而此刻,彎月已與那隻凶獸碰撞在了一起,強大的能量瞬間達到了那隻凶獸反彈的臨界點。

二話不說,便開始將那暴躁的能量釋放出來。

萬三等人見狀立馬朝著遠處遁去,無論如何都要離開能量波及的範圍!

畢竟,在這隻凶獸爆發反彈傷害時,對於他們的拉扯力也會驟然消失,自然要抓住這個不可多得的機會!

尤其是萬三,臨走之前還不忘帶上陳縱橫,可見他之前的所作所為正如陳縱橫所猜想的那樣……是裝的!

對此,陳縱橫也任由萬三拉扯,中間冇有絲毫抵抗的意思。

直到抵達,萬三自認為安全的地段,隨隨便便拿出了一張畫有詭異符號的紙張,二話不說便朝著空中扔去。

在紙張直衝高空抵達五十米後,順勢炸裂開來!-